风林小说网
繁体版

第46章 你放心,我会尽早赶回来娶你。(1)

  站在她窗前,沉默片刻,萧元没有叩窗,而是悄悄潜了进去。

  谢澜音刚睡着不久,迷迷糊糊地被人弄醒,睡意顿时全无。就着夜明珠发出的柔和光芒认出他,谢澜音倒是不怕了,拉好被子后意外地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萧元看着她明亮的桃花眼,忽然不知该怎么开口。

  如果一个皇子英勇善战,那么皇上派他去出兵,除了希望他打胜仗外,也是为了让他历练,但倘若被派出去的皇子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,京城里皇上的用意就值得琢磨了。

  萧元的功夫是暗中学的,外人一概无知,相反他常用装病这招躲清闲,在朝臣们眼里就是个体弱多病的王爷,这样的王爷派去战场,能震什么士气?

  萧元人在西安,不知安排他领兵是父皇自己的主意,还是沈皇后撺掇的,他只知道,他在战场上立了功劳,功劳最终会落在沈捷父子身上,他若吃了败仗,罪名非他莫属。

  这些他都不在意,但这道圣旨打乱了他娶她的计划。

  “澜音,还记得我那个朋友吗?”萧元握住小姑娘的手,低头问道。

  谢澜音只听他提起过一位朋友,心中一紧,担忧道:“是不是严姨娘出事了?”那样可怜的女人,她真心希望她脱离苦海后能安生度日。

  萧元摇摇头,神色却依然凝重,“不是,她已经搬到了别的地方,那里没有人认识她,她过得很好,但我那位朋友的母亲病重,可能没有多少时日了。澜音,我娘早逝,他母亲一直将我当亲儿子看待,逢年过节都会送东西给我,现在她出事,我于情于理都该回去看看。所以,我想先回洛阳一趟,这一去不知确切归期,但你放心,我会尽早赶回来娶你。”

  他先去边疆,父皇派他去滥竽充数,只要战事在沈捷父子掌控内,他也不必做什么,谢徽一回来,他便马上装病赶回西安城娶她,两不耽误。若沈捷回来的晚,他就在边疆多待一阵子,专心留意战事。

  他突然要回洛阳,谢澜音很是不舍,慢慢坐了起来,注视着他眼睛问道:“那你何时动身?”

  萧元攥了攥她手,声音低了下去,“明早。”

  这么快……

  谢澜音低下头,过了会儿才尽量不在意地抬起头,柔声嘱咐道:“那你路上小心,伯母待你好,你也不必急着回来,多在那边照顾照顾她。”

  再舍不得,那也是他重要的长辈,生离死别的关头,不去看看怎么行。

  小姑娘心地善良善解人意,萧元心软地一塌糊涂,伸手就将她抱到了怀里。

  谢澜音靠在他胸口,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淡淡竹香,眼帘一眨,无声地落了泪。

  父亲长姐还没有消息,如今他也要走了。

  心里难过,没听见他喊她,萧元察觉到不对,扶着她肩膀看,见她真的哭了,他心疼又愧疚,抬手要帮她擦泪,只是看着她雾茫茫楚楚可怜的眼睛,他改成扶住她脑袋,要去亲她。

  谢澜音怔怔地看着他靠近,却在他快碰上的时候避开了,低头道:“你走吧。”

  萧元动作一顿,仔细看她两眼,小心翼翼地问,“生气了?”

  谢澜音不舍归不舍,还不至于为这种事情生气,一边擦擦眼睛,另一手拨弄他腰间玉佩道:“没有,就是,怕你乱来。”

  与他亲了好几次了,亲着亲着就能感觉到他的变化,或是呼吸重了,或是力道重了,像是谦谦君子突然变成了霸道纨绔,从很多细微之处都能发现。以前两人中间有窗户阻隔,她能及时躲开,现在在床上,她怕他像在骊山那次收不住。

  萧元没想乱来,就想亲亲她,现在她这样说了,他不好再继续,掩饰般摸了摸她脑袋。腰间玉佩被她扯了下,萧元想到什么,从怀里将母亲留给他的麒麟玉佩拿了出来,珍重端详片刻,交到了她手里。

  “澜音,这是我娘留给我的玉佩,也是我外祖母家传女不传男的宝贝,现在我交给你保管,将来咱们生了女儿,你再传给她。”额头贴着她额头,萧元低低地道,语气温柔又郑重。

  触手细腻的玉佩还带着他的体温,与他低沉好听的声音一起熏热了她的脸,还没成亲就想女儿了,谢澜音羞得将玉佩往他手里塞,脑袋垂得更低,“我不要……”

  等嫁给他了,再收也不迟。

  “澜音听话,你不要,我怕你趁我回来前跑了。”萧元坚持要给她,她不接,他直接往她头上套。谢澜音其实是想要的,这会儿就羞答答低着头让他戴。萧元帮她将后面的长发弄出去时,闻到她身上清幽的女儿香,他看着昏暗珠光下她美玉般莹润的脖颈,难以自控,将唇印了上去。

  谢澜音轻轻一颤,本能地要躲,萧元立即将她抱住,怕她拒绝,先堵住了她唇。

  夜深人静,又是离别时分,他忍不住想要更多。

  小姑娘呢,心中不舍,再听他一声一声连续不断的哑声相求,拦着他手的力气便越来越弱。

  得了默许,萧元小心地将手挪到了她衣襟上,她睡衣上绣着牡丹花,他慢慢感受那牡丹花刺绣的纹络,她如被风吹拂,不停地颤,额头紧紧抵着他肩膀,直到他开始用力碾那朵牡丹刺绣,她终于慌了,紧紧抱住他手,“够了……”

  “澜音……”萧元舍不得移开手,凑到她耳边求道。

  谢澜音连连摇头,身上没力气,推不开他,她急得要哭了,“你……”

  萧元听出了她的哭腔,怕过犹不及,及时松开手,紧紧将她往怀里按,“真想带你一起走。”

  谢澜音身子一松,乖顺地靠着他,等他平复。

  临别在即,这晚萧元陪她说了许久才离开。

  谢澜音却睡不着了,握着玉佩轻轻摩挲,一会儿想他何时能从洛阳回来,一会儿想父亲长姐。

  翌日早上,萧元又特意过来与蒋氏辞别,蒋氏理解他必须回去的心情,同样劝他不必着急这边。送走准女婿,回头见小女儿神不守舍的,蒋氏也没有办法,就引着女儿陪弟弟玩。幸好谢澜音只是一时不舍,很快又重新振奋了起来,开心地逗弟弟。

  九月初八这日,谢澜桥又往铺子里去了两次,依然没有广东的消息。

  谢澜音很失望,但最失望的莫过于蒋氏了,一个是发誓要白头到老的丈夫,一个是她第一个孩子,哪个出事都无异于从她身上剜肉,夜里哄了小儿子睡着,蒋氏靠在床头,对着窗子发呆,望着望着脸上就落了泪。

  是不是她想的太好了?其实丈夫根本没能醒过来,长女孤身在外,没有父亲庇佑也出了事?

  越想越绝望,蒋氏吹了灯,一个人在黑暗里掩面痛哭。

  不知哭了多久,肩上突然多了一双大手,蒋氏身体一僵,还未转身,忽听有人低低地唤她小名。蒋氏难以置信地望向来人,纱帐里昏暗看不清,他却又唤了她一声,蒋氏瞬间泪如泉涌,一头钻到了他怀里,“明堂……”

  谢徽紧紧拥着妻子,声音也不稳,“对不起,我回来晚了,让你们受委屈了。”

  蒋氏摇摇头,他回来就好,多大的委屈她都不介意了,只要他与女儿……

  想到长女,蒋氏慌了,紧张地问他,“澜亭呢?她怎么没与你一起回来?”

  “澜亭没事,她后日应该能到洛阳了。”谢徽安抚地亲亲妻子额头,快速给她解释,“我们八月底抵达广州,下船就遇到了父亲派去的人,说兵部因为少了一个郎中有些忙不过来,让我先回京上任,之后再派人来接你们。他这样说,皇上肯定也是这么想的,那我再大张旗鼓过来,传到宫里皇上肯定不悦,只能偷偷拐过来见你。素英,我马上就走了,过几天澜亭会过来接你们,你们早点进京,别让我等太久,不过澜亭过来之前,我们回来的事你谁都不能告诉。”

  长女也没事,蒋氏迅速镇定了下来,随即就明白了。

  短短几日他们父女俩就从广东赶到了这边,肯定是快马加鞭日夜兼程的,恐怕比她派去传信的人走的都快,所以她一直都没等到消息。

  “这就走了吗?”蒋氏抱着丈夫,想跟他多团聚片刻,“你没吃晚饭吧?我去找点东西给你填填肚子?”

  谢徽握住她手,亲了亲道:“不用了,我是装病过来的,马车里空无一人,耽搁时间越长,澜亭就越容易露馅儿,必须……”

  话没说完,床里面突然传来幼儿抿嘴的声音,谢徽登时愣在了那里。

  他记起来了,在广东等他的人说,妻子又生了个儿子。

  虽然看不见,但蒋氏想象得出丈夫现在的傻样,挣开他手,笑着将睡得正香的胖儿子抱了过来,小声道:“吃饭的功夫没有,抱抱儿子的时间总有吧?”

  “你去点灯。”好久没有抱这么小的孩子了,谢徽想走也挪不动脚了,激动地使唤妻子。

  蒋氏揉揉眼睛,心满意足地去点灯。

  谢徽冒黑摸儿子的小脸,灯一亮,他眼睛就落在儿子身上了。

  他目不转睛地看儿子,蒋氏目不转睛地看他,见丈夫黑了瘦了,却依然俊美不俗,她情不自禁趴到了他背上,唇轻轻地碰他脖子。她真的没想做什么,就是太想他,一年的思念,急于倾诉。

  妻子软软的唇一碰到他,谢徽呼吸就乱了,再喜欢儿子,他更想念妻子,慢慢将儿子放了回去,转身就抱起妻子朝恭房走去。夫妻俩养育了三个女儿,知道在哪儿办事最安全。

  “不是急着走吗?”蒋氏贴着他胸口,又紧张又好笑。

  谢徽没有说话,只用行动告诉妻子他有多不想走。

  一夜春风度,谢徽陪妻儿躺了会儿就悄悄地走了,蒋氏悬了一年的心终于落了地,又与丈夫恩爱了一场,这晚睡得格外香甜,翌日起来,不用梳妆便明艳动人,像是枯萎了一年的花突然获得了雨露滋润,再焕新光。

  谢澜音姐妹俩过来给母亲请安,都特别诧异。

  人逢喜事精神爽,蒋氏一开口就忍不住笑,抱起儿子亲了亲,很是自然地解释道:“昨晚我梦到你们爹爹跟大姐回来了,估计这几天就会有消息了,你们俩也别瞎担心了,该玩就去玩吧,多陪陪你们舅舅舅母,下次来西安还不定什么时候呢。”

  她一副笃定的语气,谢澜音偷偷与姐姐对了个眼神,母亲该不会是太思念父亲,思念到将梦境当真的了吧?

  谢澜桥也有点担心,不过此时却不好说丧气的话故意败母亲的兴致,饭后妹妹留在家里陪伴母亲,她继续去铺子等消息。

  等到日上三竿,谢澜桥泄了气,叫上陆迟要回去。

  出门时却碰到有人风尘仆仆的下马,正是他们派去广东打探消息的伙计,认出谢澜桥,那伙计兴奋地道:“二姑娘,大爷大姑娘都平安回来了,只是皇上有命,让大爷即刻去京城赴任,大爷说他安定下来便派人来接你们!”

  父亲长姐都平安!

  谢澜桥心花怒放,立即抢了他的马往蒋家赶。

  消息一带回去,蒋家上下喜气洋洋,谢澜音也高兴地笑个不停,笑着笑着忽的想起一事。

  她与他商量在西安成亲,是因为他们都以为父亲回来后肯定会先来西安见她们娘几个,毕竟父亲那么疼她们,肯定会来的。但是,父亲因为皇上没能过来,岂不就是说,他想娶她,还是得进京?

  念头一起,谢澜音竟然没有觉得怎么失望,反而窃喜更多。

  她答应他在西安嫁给他,更多的还是看他求的可怜,她心中不忍,其实她还是想去京城的,多跟家人住一年。父亲长姐才回来,她还没有好好跟他们叙旧,弟弟越来越可爱了,她实在舍不得这么快就与他分开。

  等他回来,她再跟他好好商量吧,只要她不在意被人笑话,她不变心,他有什么好担心的?

  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赶在父亲派人来接她们之前回来了。

  夜里躺在床上,谢澜音迷迷糊糊地想。

  然而她没料到,三日后长姐就来了西安!

  听闻消息,谢澜音撇下母亲先往外面跑,跑到前院,就见长姐已经到了院门口,一身天青色圆领长袍,个子似乎高了,酷似父亲的俊美脸庞依旧清冷,只在姐妹俩目光相对时,里面才多了笑。

  “大姐!”久别重逢,谢澜音没出息地哭了,听闻姐姐落海后的害怕此时莫名又涌了上来,谢澜音哭着扑到长姐怀里,紧紧抱着她,什么都不想说。

  “哭什么,这不是回来了。”谢澜亭一手抱着比她矮半头的小妹妹,一手熟练地摸她脑顶,见二妹妹也扑了过来,她连忙把这个也抱住,再笑着同走在最后的母亲打招呼,“娘,父亲先回京城了,让我来接你。”

  一声“娘”,唤得蒋氏当场落泪。

  这个女儿,除了是女儿身,其他什么都与男儿一样,妹妹们喊爹爹娘亲,她总是父亲母亲的喊,这次可见也是想她想厉害了,才喊了声娘。

  “怎么瘦了这么多啊?”隔了几步打量女儿,蒋氏心疼地问,“也晒黑了。”

  每次她出远门回来母亲都这样问,谢澜亭却一点都不嫌烦,望着母亲道:“海外热,父亲也黑了不少,娘,我还没去见舅舅舅母,咱们一道过去吧,别让他们久等。”

  蒋氏点点头,见两个小的还抱着姐姐不肯松开,她笑着一人拍了一下,“行了,回来再抱!”

  谢澜音谢澜桥这才松手。先没管屋里还在睡觉的小家伙,娘四个热热闹闹地去正院,走到一半,就见对面急匆匆跑来一道身影。

  是薛九。

  谢澜音姐妹俩不由停住脚步,不约而同地看向长姐,不知长姐对薛九到底是什么态度。

  蒋氏也是同样的动作,薛九对长女的心意,他们一家子都知道,但再满意,还是得看长女。

  亲人们都停了,谢澜亭就站在了最前面,看着对面似乎一点都没变的男人,她想到了与他在海上漫无边际漂流的那几个日夜,想到了分别时他执着热诚的目光,想到了他唇快要贴上她脸时,她乱了的心跳。

  “大姑娘,你回来了。”薛九喘着气停在心上人面前,不顾其他人在场,明亮的双眼紧紧盯着她,“去年你说的话,还算数吗?”

  一年不见,他怕她反悔,他现在什么都不在乎,就想知道她还愿不愿意嫁给他。

  此话一出,蒋氏娘几个都愣住了,谢澜音嘴最快,好奇走到两人身边,“什么算不算数?”

  薛九没理她,只盯着谢澜亭,目光如火。

  那眼神太炽热,谢澜亭第一次有点不敢与他对视,垂眸,没有任何犹豫地道:“我从不毁约。”